CN EN

云晖资本:一家高盛原班配置的PE 泄漏“投出独角兽”的套路

2017-06-15

2016年初,云晖资本在北京的金宝大厦正式成立,先进制造和物流等;主要产品方向则包括一级和一级半市场的股权投资,以及境内或境外的控股型并购。

令人意外的是,5位创始合伙人全部是来自高盛集团的资深银行家,而且成立至今,凭借管理团队在资本市场多年的项目及人脉积累,以及对市场、行业及公司的迅速判断能力,已经投下了韵达速递、软通动力、四维图新、红纺文化等多个极具增长潜力或市场影响力的企业。

云晖资本何以如此“稳准快”?除了“高盛基因”外,他们的联合创始合伙人朱锋和熊焱嫔与思达派记者分享了以下经验。

一、“投行基因”:规矩、团队协作以及风险意识

“之前在投行是帮公司去融资,实际上是卖方角度,是顾问的角色,而现在是买方角度,虽然视角变了,但是对行业、公司的判断及估值能力是通用的,同时,多年形成的规矩做事、团队协作、风险意识等良好职业习惯更是做好投资的基础。”熊焱嫔说,这些因素对云晖资本如此迅速发展功不可没。

2007年,大学毕业不久就开始“跟犹太人做生意”的熊焱嫔创业了——一家高端定制的国际旅行社,这个消息让身边的朋友都很吃惊,难以置信一个女孩子竟有如此魄力。而让大家更想不通的是,在外界看来事业正值高峰期她却毅然决然放弃了公司,选择去美国南部的杜克大学读MBA。熊焱嫔的解释是,“作为一个没有太多工作经历的年轻创业者,当时在运营和管理企业时觉得自己缺乏的东西太多,需要对自己的管理和商业知识体系进行整体升级,也想让自己有更多的人生体验,将来能够做更大更高格局的事情”

而杜克大学以及高盛带给熊焱嫔的改变,不仅是知识体系的完善,更多的是价值观的矫正。“其实我之前对是非判断有时可能是模凌两可的,但后来发现‘是非’和‘对错’之间有很明确的界限的,必须要坚持自己的原则和道德标准,be religiously follow 这些 disciplines。中国市场的纵深很大,我们希望能够很正规的做事,能够做的很长远。规矩做事也是生在云晖资本基因里抹不掉的东西。

其次就是杜克和高盛都很注重‘团队协作’,如果你是一个团队的成员,而不去贡献自己的力量,做一个free rider,是一件很丢人的事情。而这种团队协作的精神也传承到了现在的云晖资本,成为了其企业文化的精髓。

后来熊焱嫔用“幸运”二字描述她去高盛香港实习的经历,最后拿到转正offer的时候,她问面试的人,也就是她后来的老板和导师,“为什么选我?”,老板回答,“I see the hunger in you”。当时的她还不是太懂这句话的意思,但在高盛的三年时间里,熊焱嫔确实用了最快的速度升到投资管理部的执行董事,更潜移默化出了“风险意识”。

云晖资本联合创始合伙人朱锋,也是熊焱嫔在高盛的同事也表示“风险意识”对于投资的重要性,“意识不是知识,这种风险意识不在里面泡上几年是不会有的”,朱锋说,“比如象高盛这样的公司,成立一百多年以来,很少听到它出金融风险或者风控方面问题的新闻,这主要还是得益于它极强的风险意识及严格的风控体系。受益于该文化的熏陶,云晖团队在项目的选择上也是非常谨慎的,我们因此放过了很多市场上大热的项目,有的是名气很大但盈利模式看不清,有的是有潜在的监管审核风险,有的可能各方面都不错,但就是估值偏高了。这样可能会错过好的项目,但投资资金的安全更重要。”朱锋曾担任高盛投资银行部执行董事,拥有十多年的投资银行工作经验。

二、投前、投中、投后的经验分享

云晖基金第一期资金管理规模为30亿元人民币,目前主要专注在后期的项目。相对一个仅有10个人新基金团队来说,在资本寒冬形势下半年投出6个中后期项目可以说是很快速了,更不要说每个项目都如此精准,“他们是如何找项目的?后期投资考虑的都是哪些?如何做投后管理?”而他们的回答很“高盛”:

“我们在看项目时,心态是比较开放的,但是决定要投资的时候会严格按照内部的筛选决策流程来:

1、投前:选择的逻辑

“云晖资本大的投资方向的逻辑是对‘宏观周期性’的布局,而不是一般意义上的只看特定行业的项目。”朱锋说,“说白了就是‘大风口’,这个是我们最看重的。毕竟作为中后期来讲,第一就是安全吧,所谓“protect the downside and the upside with take care of itself”,其次就是收益。而在具体的尽调和估值方法上其实大家都是差不多的。”

他进一步解释:因为相对我们投的比较晚期,这时企业的基本面和历史业绩看的比较清楚。所以最重要的是这个行业是不是“大势所趋”。现在大的经济环境是整体利率下行、增长放缓。在这种情况下,有些行业的风险就会比较高,尤其是产能过剩的行业,以及正在转型的传统行业,他们面临的就是相应的增长放缓。所以我们会基于“宏观经济”的背景,去选择一些抗周期的行业,或者是在缓慢下行的趋势下还能有所增长的行业。比如,我们现在投的“物流行业”,属于“新经济下的基础设施”行业,在未来较长时间内都会有不错的增长。此外,包括消费升级、医疗健康、智慧城市、软件信息化等,都属于一些经济转型下的增长行业。

如管理团队所述,韵达快递所属物流快递行业就是一个“逆周期”的行业,且公司处于第一梯队的龙头位置,这种情况只要估值合适,安全系数就相对很高;而红纺文化则属于消费升级领域,其IP商品化的业务模式非常独特,朱锋解释说:“公司并不只是提供服装类产品,而是搭建一个IP形象能够迅速转化为商品的平台,比如将设计、生产供应链 、销售渠道全部打通并优化之后,引入大嘴猴、美国辛普森等优质IP形象,最后通过平台将这些IP形象迅速转化为服装、箱包、配件等各类商品。只要平台搭好了,任何好的IP都可以迅速实现商品转化,这是它独特的亮点。”

2、投中:投行的经验

团队多年的投行积累为他们的投资事业带来了诸多好处。首先是广泛的人脉圈带来的丰富项目源;更主要是扎实的知识、经验储备及灵活的投资手段。

“我们每个合伙人都是从分析员做起的,在这个行业里打磨了十几年,对一个项目的大致好坏通常有能力做出迅速的判断。”管理团队自信的介绍。 “另外,基于多年投行的经验,我们在投资的手法上较很多传统PE要灵活很多。比如针对现在投资项目退出难、退出时间长的问题,有些项目我们就会拉着上市公司一起看,可能一开始一起以参股的方式进入,几年后如果业绩达标则由上市公司直接收购。再比如有些项目,单独看没什么吸引力,但如果和另外一些资源嫁接后会产生巨大的协同效应,这时,我们会设计一个特殊的交易方案,把双方撮合到一起来谈。”由于上述这些项目目前还在运作过程中,团队不愿透露过多细节。

3、投后:更关注后续共同成长

对于投后,云晖资本依然会结合自身投行的优势帮助被投企业增值。比如在投后会给被投企业很多上市方面的规划建议、促进被投企业与相关企业进行战略合作、为企业寻找合适的并购标的、帮助企业寻找行业内优秀人才等。“我们并不是投完一个项目之后就不管了,而是会花很多时间关注后续的事情,跟他们一起成长。”朱锋由衷的说。正如最开始我问他们为什么想要出来创业的答案一样。

“在大机构的好处会夯实你的基础知识、思考问题的逻辑以及职业习惯、职业标准。这些都是做投资非常重要的技术基础。但在大机构里你会觉得约束性的东西就比较多,发挥创造性的地方很少。”朱锋说,“所以我很喜欢现在的状态,一是心态上的放松,二是积极性提高了。这并不是说我们的工作强度变小了,而是创业以后,每个人的主观能动性都变强了,跟所投企业的关系也变了,变成了一种更紧密的‘休戚与共’的关系。”

记者:琥珀 来源:派思达